嗝瑞儿雷到我了

请点开。
梦想当个文画煎贝,
吃的cp有丶杂【all 凯/嘉】
常驻于bg 偶尔bl 。微洁癖无大碍。
喜欢的太太有好多好多,感谢产粮的太太。最后,爱您。

【瑞凯/嘉幻凯】当斯莱特林爱上格兰芬多

囧瑟光:

#HPparo


#巨长,全文字数约10800


#真·修罗场


#一天的时间肝完了这个故事,希望你们能喜欢www


 


给没看过哈利波特的小天使们科普一下。


霍格沃兹魔法学校共四个学院,分别是:


 


格兰芬多,学院精神为勇敢、活力、骑士精神。学院标志为狮子。


赫奇帕奇,学院精神为正直,诚实,不怕艰辛。学院标志为獾。


拉文克劳,学院精神为机智,博学,心思敏捷。学院标志为鹰。


斯莱特林,学院精神为野心,精明,胜利至上。学院标志为蛇。


 


本故事主要发生在格兰芬多学院与斯莱特林学院之间。


 


 


 


“金……我、我喜欢上了一个人……”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里,紫堂幻将金拉到一个的角落嗫嚅道。


“啊?!紫堂幻你有喜欢的人了!男的女的——”金还没说完就被紫堂幻捂住嘴。


“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紫堂幻紧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其他学生都在热闹地聚在一起聊天没有注意到金的话,这才压低声音继续说,“是……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问是男的女的?”


“啊……抱歉抱歉,刚才有些太激动了——”金笑着挠了挠头,继而一脸兴奋地悄声问道,“那到底是哪个女生啊?”


紫堂幻脸色发红,有些犹豫。


金见紫堂幻这么迟疑,就自作主张地猜起来。


“让我想想,你喜欢的不会是安洁莉吧?”


“不是!”紫堂幻立刻否认。


“艾比?”


“她都已经和安迷修在一起了!”


“那也不妨碍你喜欢她吧!”


“你都在说些什么啊,我本来就对她没那个意思!”


“咱们院这个年级比较受欢迎的女生就这两个,你都不喜欢——难道是高年级的?!”


“……”


“低年级的?”


“不是咱们学院的!”


金明显吓了一跳。


“紫堂……没想到你还在偷偷关注别的院的女生啊……”


紫堂幻沉默着不说话。


“好了我不猜了,你快说是谁吧!”


“……”


“凯……”


“凯什么?”


金有了不好的预感。


“喂……紫堂幻你……”


紫堂幻抬起头一脸绝望地看着金。


“我喜欢凯莉。”


“那个斯莱特林的凯莉?!”


金听了差点摔到地上。


“紫堂你——你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很恐怖的人啊……”


紫堂幻再次低下头。


“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有喜欢上凯莉的这一天啊……”


金还是不死心。


“紫堂,她可是斯莱特林的人啊!”


“我知道!”紫堂幻一脸焦虑地抬起头直视着金,“我知道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势不两立,但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金意识到紫堂幻现在一定很纠结,他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换了一个问题。


“紫堂,你到底是怎么喜欢上凯莉的?”金有些小心翼翼,“你也知道,凯莉天天跟在作恶多端的嘉德罗斯后面,传闻他俩是——”


“他俩不是男女朋友!”紫堂幻激动地说,“他们只是关系比较好罢了……”


声音越来越小。


金本来并不大敢相信这个事实,毕竟凯莉作为斯莱特林的风云人物,其受其他学院学生尤其是格兰芬多讨厌的程度不亚于嘉德罗斯,一向水火不容的格兰芬多爱上了斯莱特林?他一想到这件事被自己学院的人知道了的话紫堂幻会有什么下场就感到害怕。


可是,紫堂幻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之一。


纵使再难以理解紫堂幻的想法,他作为朋友也会帮紫堂幻到底。


金下定了决心之后,拍上紫堂幻的肩膀。


“紫堂幻,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一个正确的人,但我决定支持你!”


听到金充满义气的发言,紫堂幻十分感动。


“金,你——”


“但你还是先说说为什么喜欢上凯莉吧,关于这一点我真的很好奇啊!”


提到这件事,紫堂幻又脸红了。


 “是这样……某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无意间抬头看到斯莱特林餐桌上的凯莉在朝自己这边看。她见我一抬头就移开视线。我一开始以为只是巧合,就没放在心上。可是之后的几天我总会有点下意识地朝斯莱特林餐桌那边看,发现每次向那边望的时候就会看到凯莉也在看向我。这样久了,我就开始越来越在意她,慢慢地发现她除了天天跟在嘉德罗斯身后其实也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而且她很漂亮,于是我就——”


金一脸了然地看着紫堂幻。


他琢磨了一下,考虑有没有可能凯莉其实在看紫堂旁边的人,但当想到紫堂左边坐着自己右边坐着格瑞后,觉得可以放下这个念头了。


他想了想说:“关于你喜欢上凯莉这件事,咱们要不要告诉格瑞啊?让他帮忙出出主意——”


毕竟格瑞,金和紫堂幻是格兰芬多的铁三角。


“嗯……好——不过他现在都睡觉了,要不明早再告诉他吧。”


紫堂幻默默地想,这种恋爱上的事情格瑞能帮上忙吗?


 


 


第二天早晨吃饭的时候,三个人坐在格兰芬多餐桌上,紫堂幻犹豫了一会儿,便在金的怂恿下开始向格瑞坦白。


“格瑞,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格瑞头也不抬,往面包上抹着黄油。


“说吧。”


紫堂幻开始磕磕绊绊地把自己喜欢上凯莉的事情告诉了格瑞,其间还有金在一旁添油加醋。


紫堂说完后,满心期待着格瑞能给一些建议,却没等到格瑞开口。


不知为何,气氛渐渐变得有些古怪。


不同于昨晚紫堂幻告诉金时金所表现出的惊讶,格瑞在紫堂幻说出自己喜欢凯莉的那一刻顿了一下,但很快又开始慢条斯理地吃早餐。


——就好像他喜欢上凯莉是一件很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格瑞,你说些什么啊!”金一脸期待。


格瑞沉默不语。


紫堂幻则开始有些尴尬,他不明白格瑞这是怎么了。


被金惹得不耐烦了,格瑞终于放下刀叉抬起头直视着紫堂幻——


 “紫堂,你真的了解她吗,你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善良吗?毕竟——她可是一直和嘉德罗斯在一起。”


“我觉得她是善良的。”


紫堂一点也不退缩,同样直视着格瑞的眼睛。


金莫名的感觉到周身有一股冷气。


“我只是作为你的朋友给你个忠告。如果你真的喜欢那个斯莱特林,去追好了。”


虽说是这样,但金感觉格瑞身上的低气压越来越明显。


说完,格瑞端起盘子就走了。


紫堂幻回过头来一脸焦虑地问金:“格瑞他是什么意思?!”


金只能猜测道:“或许格瑞真的无法改变对斯莱特林的厌恶吧。”


 


 


凯莉喜欢上了格瑞。


当然这件事她绝不会告诉第二个人。


尤其若是这种想法被嘉德罗斯知道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天天跟在嘉德罗斯身后是因为两家是世交,迫于父母的压力需要向嘉德罗斯示好。当然,从小就一起玩耍或许是另一个原因。


纵使嘉德罗斯行迹恶劣,为人傲慢,但他显赫的家世,迷人的外表,还算不错的成绩仍是让一帮斯莱特林的女生趋之若鹜。当然,也差不多仅限于斯莱特林,至于其他学院的女生,虽然也是有一小部分喜欢嘉德罗斯,但大部分还是害怕或厌恶嘉德罗斯嚣张跋扈的行事作风。


——尤其是斯莱特林的死对头格兰芬多。


然而,或许是从小就认识他的缘故,她一直把嘉德罗斯当成闺蜜(?)一类的朋友。恋爱之类的感情?不存在的。倒是其他人总是将她和嘉德罗斯联系在一起,说是两个人就是实打实的男女朋友关系,不仅接了吻还上了床——


——拜托,她只不过是每天跟在嘉德罗斯后面默默地看他装逼罢了……


走在路上,一群女生都在觊觎着嘉德罗斯身后自己的位置,那饥渴而迫切的眼神似乎要在自己的身体上戳出一个个窟窿。


还有学院间传闻自己和嘉德罗斯一样一肚子坏水,用自己魅惑的外表欺骗了好几个纯情的家伙——


她看着自己被厚重的刘海遮住了大半边脸的面孔,十分疑惑。


——从哪里能看出自己魅惑?


嘉德罗斯倒是对这些八卦毫不在意,依旧整日一副老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傲慢地对着包括凯莉在内的一帮跟班发号施令。


 


 


——话说回来,自己是怎么喜欢上格瑞来着?


是了,她想起来了。


那次正走在嘉德罗斯身后有着心事,突然嘉德罗斯停下来,自己一下子撞上了他。从他身后探出头,看到的是面前几个斯莱特林的在欺负赫奇帕奇。


嘉德罗斯一脸愉悦地看着那个赫奇帕奇的学生被斯莱特林的几个学生讥笑着用漂浮咒飘到空中,正要解除魔法使他直接从上面摔下来,就听到一旁传来了一个声音——


“塔朗泰拉舞。”


几个斯莱特林的学生立刻开始跳舞,而赫奇帕奇的学生也被来人安全地降落到地上。


——格瑞。


凯莉看着眼前帮助了赫奇帕奇的人。她知道这个人,格兰芬多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但因为其不近人情的硬派作风使得除了格兰芬多,他在其他几个院里的声望并不高。


——嗯……在斯莱特林的名声更差一些。


格瑞解决完那几个肇事者刚要走,就被嘉德罗斯拦下了。


“格瑞,我们伟大的英雄!无论何时都要告诉别人,自己是正义的化身,自己是——”


“你可以闭嘴了。”


“哈哈,格兰芬多的大英雄要发火了吗?来呀!打一架啊!”


格瑞并不想过多理嘉德罗斯,他无视掉嘉德罗斯的话直接从他身旁走过。


嘉德罗斯低着头沉默了一会,突然转过身伸出魔杖就想在格瑞身后向他施一个恶咒,却被格瑞察觉到。


格瑞立刻转身伸出魔杖。


当两个人同时要向对方发咒的时候,魔杖却都突然脱出手心飞到了另一个人手里。


朝旁边一看,丹尼尔教授正黑着脸盯着嘉德罗斯和格瑞。


“你们两个给我来办公室一趟。”


当格瑞离开时,凯莉察觉到格瑞朝自己看了一眼。


虽然极其短暂。


最后只剩下凯莉留在原地。


她回忆着刚才格瑞的一举一动,莫名觉得自己的心在剧烈地跳动,有什么东西在胸腔发酵。


她知道自己陷入暗恋了。


真是莫名其妙。


这滋味并不好受,半是甜蜜半是苦涩,因为对方是斯莱特林的死对头反而每天更加煎熬。但她依旧每天暗暗观察这格瑞。


他看着就性冷淡的脸。


他出众的学习成绩。


他英俊的外表。


他谨慎克制的行事作风。


自从凯莉开始偷偷关注格瑞后,就没看到格瑞有不保持冷静的时候。


——好想知道不冷静的格瑞会是什么样子……


这种想法就像虫子在心里咬了一个洞,一直在不断地啃噬,到最后反应过来,凯莉的一颗心已经全都被格瑞吃掉了。


可是,每次吃饭的时候偷偷抬眼看向格兰芬多餐桌,只能看到格瑞正在斯文地吃着饭,一旁的金在叽叽喳喳地对格瑞说话,而另一边的——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叫紫堂幻,总是像发现了她一样朝自己这边看过来,吓得她每次都赶紧低下头往嘴里塞食物。


——他不会知道自己喜欢格瑞吧……


 


 


最近嘉德罗斯发现凯莉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发呆,有时候甚至不参与到自己,雷德和蒙特祖玛的闲聊中。


他很烦躁,他不能容忍自己从小到大的玩伴忽视自己。


“凯莉,画什么呢?”


被突然响在自己耳边的声音吓了一跳,凯莉“砰”地合上书将画压在书里,转过身看笑嘻嘻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略一低头看到了书的封面。


——黑魔法防御术。


她感觉到嘉德罗斯已经因为自己突然的动作变得有些狐疑。


但她只能强装镇定。


“嗯……没什么啊,就是闲着无聊画着玩玩……”


“话说回来,嘉德罗斯小少爷,还没决定好这学期的舞会该邀请谁吗?本小姐可是已经告诉过你这次不陪你玩儿了。”


嘉德罗斯看着凯莉明显十分慌张但还想要保持气势的样子越来越奇怪。


——她有事情瞒着自己。


——越来越想知道她在画什么了。


但他并不着急,开始考虑凯莉的话。


“虽然你说过这次不当我的舞伴,但是我好像还没答应吧——”


看着嘉德罗斯一脸无辜的样子,凯莉气极。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说过了我不当你的舞伴!”


“我又没同意,都是你自己在自说自话。话又说回来——告诉我凯莉,是什么让你今年不想和我跳舞了?”


她看到嘉德罗斯的眸子里此刻充满着狐疑和探究,还有一些想知道真相的兴奋。


“不为什么,我就是今年累了,不想跳舞了。”


“呵,你这么说我完全不相信。”


嘉德罗斯直起身。


“随便你好了,你就在舞会上自己待在角落里蒙上灰尘自生自灭吧。”


嘉德罗斯走了出去。


凯莉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如果被嘉德罗斯看见这幅自己画的格瑞的画,今晚估计是不能睡觉了。


 


 


嘉德罗斯在走回宿舍的路上越想越气愤。


先是拒绝了和自己跳舞,现在还背着自己不知道做什么——


——太糟糕了。


他和凯莉之间应该没有秘密。


这种想法不知是控制欲还是什么其他的感情,让他无法就这么算了。


 


 


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


“凯莉,能不能借我用下黑魔法防御术课本?我上课时走神了,有些地方好像没记到。”


“哟,这门课年级第一的嘉德罗斯也会有没听课的时候啊——”


凯莉将书扔给他,“快点用。”


嘉德罗斯接过了书没说什么。


凯莉继续低下头写作业。


——果然是因为对这门课太自信了所以没听课吗,要不然还有什么原因——


凯莉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来,扭头看向了嘉德罗斯,正好看到他拿出自己夹在这本书中的画。


——完了。


嘉德罗斯一开始还是一脸探究有些兴致地看这幅画,渐渐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他沉默了一会儿,站起身直接走到凯莉身边将她扯了起来,拉着她走出休息室。


凯莉感到十分难堪,分明还听到休息室里的学生们在嘉德罗斯拉自己走出去时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掌声,还有人在吹口哨。嘉德罗斯扯着凯莉走了很久,其间一直不说话,但她能感受到嘉德罗斯的手捏在自己手腕上的力道越来越大。


终于他在一个完全没有人的黑暗角落停了下来,将凯莉压到墙上,那张画正对着她的脸。


“这是什么意思。”


凯莉有些吃痛地叫了一声。


冰冷的墙面让她浑身发抖。


她本想找些借口编造一个谎言,但感受着他颤抖的身体,看着他愤怒的脸颊上发红的双眼,下意识地不想再骗他。


“没什么意思。”


“你喜欢格瑞是吗?”


“是。”


“把这张画撕了,以后不要再想他。”


凯莉抬起头——


“我不撕。”


“他是格兰芬多的人!”


“无所谓。”


“你居然喜欢上了格兰芬多的人——”


嘉德罗斯胸腔中熊熊燃烧的怒火无法发泄。


他不能打凯莉。


他看着那薄薄的嘴唇吐出的话一句一句直扎他的心,莫名地想要将它狠狠地堵住。


他倾身上前就要吻住凯莉,被凯莉一偏头躲开了。


“嘉德罗斯,格瑞并没有像你想象的那么讨人厌——”


“是的,现在的你当然会这么说。”


嘉德罗斯像突然失去全身力气一样松开了凯莉。


“凯莉,咱们绝交。”


说完嘉德罗斯慢慢地转身离去。


凯莉站在原地,渐渐感觉眼眶里溢出了什么液体。


 


 


从这以后,嘉德罗斯的身后再也没有凯莉。


 


 


凯莉独自一人抱着书急匆匆地赶在去上课的路上。


迎面走来了雷狮众人。


同样身为狮院(格兰芬多)的学生,雷狮众人对斯莱特林的学生恨之入骨。


——即使是女生。


“老大,那个女生貌似就是嘉德罗斯的女朋友。”


“可嘉德罗斯并不在她身边啊。”


“这种事情,说不定只是偶然不在一起呢,总之嘉德罗斯对我们做的太过分,必须——”


雷狮考虑了一下。


不顾卡米尔的反对,他朝佩利和帕洛斯使了个眼色,两人便一脸了然地走上前去。


凯莉有点意识到面前的几个人对自己不怀好意,于是想要绕道走,可还没反应过来就在与帕洛斯擦身而过时被他撞了一下肩膀。


书本哗啦啦掉到地上。


“你们给本小姐——”


凯莉想了想,决定不跟他们费口舌。


毕竟这节是黑洞教授的黑魔法防御课,如果自己去晚了指不定会被当做实验对象。


她立刻蹲下来捡书本。


看着面前的女生不像传闻中的那样阴险恶毒泼辣彪悍,佩利有些慌了。


“老大,咱们——”


本来就觉得不应该欺负女生的卡米尔立刻走上前帮她捡课本。


帕罗斯和佩利也极不情愿地蹲下来帮她捡书。


帕洛斯捡着捡着,发现地上有一张纸。


翻过来一看——


他立刻将这张纸塞进兜里,将剩余的书本交给凯莉。


凯莉接过卡米尔等人递给自己的书站起身就走。


——一群神经病。撞了自己又帮自己捡书。果然正如嘉德罗斯所说,格兰芬多还是讨厌的家伙多。


 


 


此时的凯莉丝毫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东西落到了雷狮手里。


 


 


等凯莉走后,帕洛斯将那副画递给了雷狮。


“老大,看看这是谁?”


雷狮看了一眼。


“不就是格瑞嘛。”


“等等——”,雷狮一脸认真地看着帕洛斯,“你不会也喜欢上格瑞了吧!”


“怎么可能!”


帕洛斯立刻否认。


“这幅画是从刚才那个女人书里掉出来的。”


雷狮咀嚼了一下这句话,越来越兴奋。


“那个凯莉居然喜欢格瑞?!”


帕洛斯赞同地点点头。


“哈哈哈哈格瑞,你也有今天?被斯莱特林的毒蛇喜欢的滋味想必非同一般吧!”


虽然同为格兰芬多学院,雷狮对格瑞丝毫没有好感。


他现在急于将这件事情通知给格瑞。


——他死人般的脸上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自从紫堂幻告诉格瑞他对凯莉的感情后,格瑞就陷入了迷茫中。


并不清楚内心的焦躁感是源于什么,但他总会不由自主地开始想与凯莉相关的事情。


他是认识凯莉的。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


 


 


尚且年幼的格瑞无意间经过嘉德罗斯家的庄园,从铁栅栏外看到了一个有着乌黑长发的小女孩。


一身粉色的着装,在采粉色的花,看着她嗅着花香,莫名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粉色的。


当然这个想法仅在格瑞脑海中存留了一秒,下一秒他看到一个金发的同龄人跑到了女孩身边。


这个人他认识。


——嘉德罗斯。


他突然意识到了既然这个女孩和嘉德罗斯是朋友的话,那么他也就没必要再看下去了。


嘉德罗斯,黑巫师家的少爷,从小横行霸道不可一世。


他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女孩。


——真可惜。


莫名其妙地涌出这个想法让他吓一跳。


可惜什么?


 


 


之后也见过许多次,在宴会上。


格瑞作为没落家族的少爷,不得已从小参加各种宴会来攀附显贵家族的关系。


而在许多的宴会中,他经常可以看到那个一袭粉色连衣裙的女孩子跟在嘉德罗斯身后。


说是跟在后面也不完全准确,因为通过他的观察,他觉得这个女孩像是有意通过嘉德罗斯的光芒与气势掩盖自己。


——她是不想让别人注意到她吗?


格瑞作为一个不起眼的家族少爷,可以肆无忌惮地暗中观察那个女孩。


她几乎没怎么笑过,与她的穿着不同,她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稳重。


她有着厚重的刘海,几乎遮住了脸部的一半,这显得她的脸越发的小,低下头时,只能看见整齐的刘海如黑色的窗帘。


虽然经常能见到那个女孩和嘉德罗斯说话,但基本上只是面无表情地应和着嘉德罗斯的发言,偶尔嘉德罗斯说了什么貌似惹怒她的事情,她便会露出讽刺的笑容回敬他。


——一个奇怪的女孩。


之后他知道了那个女孩叫凯莉。


他从没有和他们打过照面,宴会中带着孩子的父母许多,嘉德罗斯作为显赫家族的少爷始终被他人围绕,根本不会注意到他。


连同凯莉。


他觉得自己关注这个女孩可能是出于她是嘉德罗斯比较亲近的人,但她身上却并没有嘉德罗斯那种强烈的傲气。


这在上流巫师家族的孩子中是很不常见的。


这种感受让他惊奇。


 


 


他就这么暗中观察了几年,最后到了入学的年龄,进入霍格沃茨学习魔法。


毫无意外的,他被分到了象征着勇敢与骑士精神的格兰芬多。


同样毫无意外的,他听到了分院帽将凯莉和嘉德罗斯双双分入了象征着野心和纯正血统的斯莱特林。


他仍旧有时候会下意识地观察凯莉,但他给自己的理由是想知道凯莉是否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变成像嘉德罗斯一样的人。


刻薄,自私,傲慢。


嘉德罗斯身后不仅仅只有凯莉了,他身后又多出了雷德和蒙特祖玛。


但凯莉始终站在嘉德罗斯身后,无论何时。


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淡漠地看着嘉德罗斯对着他人颐指气使,但也偶尔会露出神采飞扬的一面。


——在和嘉德罗斯吵架的时候。


有时无意间看到斯莱特林的餐桌上,凯莉一边吃着饭一边嘲讽嘉德罗斯,惹得嘉德罗斯只能干瞪眼。


——像极了小时候在宴会上的样子。


不知不觉,格瑞发现自己已经关注她那么久了。


他再次在心中对自己说。


——这是一种观察实验。


 


而现在紫堂幻说他喜欢凯莉——


老实说,他感到气愤。


至于为什么气愤——


格瑞觉得一定是紫堂幻作为狮院的人竟然喜欢上蛇院的人。


这是让他难以接受的。


——他怎么可以喜欢上蛇院的人。他怎么可以喜欢上凯莉。


是了,他有点意识到了什么。


他潜意识里开始觉得紫堂幻是勇敢的。


他能够摒弃旧的古板的观念,去追求自己想要的。


但正是这种认知让他更加气愤,或者说,是对紫堂幻产生了一种名为嫉妒的感情。


——而他格瑞呢,他想要什么?


他想要让黑魔法不复存在。


他想要——


 


 


这些天格瑞一直和紫堂幻保持着不冷不淡的距离。他是真心将紫堂幻当做朋友的,可正是如此,当他越发现自己对于紫堂幻喜欢凯莉这件事难以接受时,他就越是感到挣扎。


不知道该怎样心平气和地同紫堂幻谈论这件事情,他索性选择躲避紫堂幻。


而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他认为格瑞是太过正直,以至于不能接受紫堂幻喜欢上斯莱特林这种事情。


而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让格瑞意识到凯莉并不像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坏。


 


 


“格瑞,咱们来谈谈吧。”


金扬起灿烂的笑容朝格瑞招手。


格瑞不言,走到金身边坐下。


“格瑞,凯莉其实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


金只会发直球。


一听到这句话格瑞就有些明白金的用意了。


他本想直接走人,却不受控制地出声——


“她哪里不错?”


这让本来对凯莉就不甚了解的金犯了难题。


“嗯……她很漂亮,她其实没像嘉德罗斯那样欺负别人,她——她——”


金说不下去了,他并不知道凯莉还有什么优点。


格瑞冷着脸起身离开。


金一脸生无可恋。


 


 


金还在苦恼,就被雷狮叫住了。


“喂,金!格瑞呢?”


金抬头看着雷狮,发现他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刚才还在的,不知道现在去哪了。话说回来,你找他有什么事?”


“我有一个大新闻要告诉格兰芬多的各位!”


金开始疑惑。


“这个大新闻和格瑞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主角就是他!”


这时格瑞推门进来。


雷狮看到格瑞双眼发亮。


“好的,现在主角之一已经到齐,我要给大家看个东西——”


雷狮拿出画,围着公共休息室转了一圈。


每个人都看到了画上的内容。


“不就是格瑞嘛。”


大家都觉得没意思,不是很理解雷狮的用意。


雷狮最后将画展到格瑞眼前。


“格瑞,你知道这幅画是谁画的吗?”


格瑞阴着脸看着雷狮得意洋洋地朝着自己笑。


雷狮将捏在画上一角的手移开,露出了上面的字迹。


——凯莉。


署名是凯莉。


格瑞的心立刻猛烈地跳了一下,但他仍旧需要保持冷静。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用说吗格瑞,你的迷妹大军里又多了一个人,而且是斯莱特林的凯莉!”


众人听后倒吸了一口气。


——那个之前貌似是嘉德罗斯女朋友的凯莉?


——那个格兰芬多最讨厌女生排行榜第一的凯莉?


坐在一旁的紫堂幻听到这句话直接站起来跑了出去。


格瑞努力平复想给雷狮一拳的冲动,压低声音说道——


“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据?”


“这张纸是从那女人书里掉出来的。”


雷狮看着表面上还在保持冷静但实际已经有些动摇的格瑞感到十分有趣。


“格瑞,说说你的感想吧——被霍格沃兹最恶毒最恐怖的的女人喜欢上的感受——”


“统统石化!”


雷狮维持着嘲讽的表情一动不动。


格瑞将他手中的画抽了出来,“砰”地关上门走了出去。


徒留还在一脸震惊的各位狮院围观群众。


 


 


——他必须要去找到紫堂幻。


格瑞四处寻找着紫堂幻,最终在一处楼梯上找到他。


他正坐在台阶上,摘下眼镜默默流泪。


他犹豫了一会儿,慢慢地靠近紫堂幻坐下。


“紫堂——我——”


“格瑞,我不怪你。”


虽然还在哭,紫堂幻还是抬起头来看着格瑞。


“我早该想到的,凯莉吃饭的时候看向自己这边,并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你——”


格瑞内心也五味杂陈。


他从未料想到是自己在一直观察凯莉,但凯莉也在同时观察着自己。


“紫堂——我,我想——”


“格瑞,”紫堂幻擦了擦眼泪,抽噎着说,“虽然自己已经没有这个立场说了,但凯莉真的是个好女孩,我——我很高兴她并不喜欢嘉德罗斯而是喜欢你——”


格瑞选择保持沉默。


他还在思考着该怎样安慰紫堂,就看到他突然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流泪。


“格瑞,你也不像你表现的那么讨厌凯莉吧……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其实我无意间看到过你在朝着凯莉的方向看——”


格瑞的脸上急剧升温。


——幸亏是在晚上。


“如果你能和凯莉在一起就好了,我是真心这么希望的。”


——自己能够和她在一起吗?


听完紫堂幻的话,他的确开始动摇了。因为他已经隐约感受到了之前对紫堂幻的嫉妒是什么,对嘉德罗斯的厌恶中有什么,还有自己为什么无法控制地试图观察凯莉。


——他再也骗不了自己了。


 


 


八卦消息总是传的飞快,第二天早晨,全年级学生都已经知道凯莉喜欢格瑞,还给他画了一幅画。


凯莉睡得朦朦胧胧就被蒙特祖玛叫醒,看着她一脸焦急又难以启齿的表情,瞬间清醒了许多。


“怎么了祖玛?”


“嗯……凯莉你告诉我你最近有没有喜欢的人?”


凯莉刚要习惯性地矢口否认,看见祖玛一脸凝重,渐渐意识到了什么。


“你不会——知道了些什么吧祖玛?”


祖玛本来就很奇怪为什么在那天晚上嘉德罗斯把凯莉拉出去后,自己一个人回来,随后凯莉就再也没跟嘉德罗斯说过话。雷德问起凯莉时,嘉德罗斯也只会冷冷地“哼”一声,完全不想提起她的样子。


——虽然嘉德罗斯总是时不时地朝凯莉那边望去。


而眼下,她知道了这个惊人的消息,也便不难理解嘉德罗斯和凯莉这种尴尬的状态了。


现在全年级都在传“恶毒女巫凯莉爱上狮院冰山王子格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随便走在路上,都可以听到学生对凯莉的讥讽。


一夜之间,嘉德罗斯成了被戴绿帽子的人,无论是喜欢嘉德罗斯的女生还是不喜欢嘉德罗斯的女生都将矛头直指向凯莉。


祖玛犹豫了半天终于决定告诉凯莉这个残酷的事实。


“凯莉,你喜欢格瑞这件事已经在全年级传遍了。”


凯莉觉得突然有些大脑发晕。


紧接着祖玛说道——


“嘉德罗斯知道这件事情后就带着一帮人去找格瑞,说是要替你正名——”


——正名?这种时候你到底添什么乱啊嘉德罗斯!


凯莉急急忙忙地走下床就要去把嘉德罗斯找回来。


可惜来晚了一步。


凯莉和祖玛气喘吁吁地找到嘉德罗斯时,他面前正站着格瑞。


格瑞看到赶过来的凯莉面色微微一变。


——说起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这么正式的照面。


察觉到格瑞的变化,嘉德罗斯回过头。


就看到了一脸愤怒的凯莉。


“嘉德罗斯,咱们回去!”


“哈?你在说笑吗?凯莉你清楚你现在的形象被全校传成什么样了吗?”


嘉德罗斯回过头,魔杖直指格瑞——


“我一定要让这个家伙亲口说出是他配不上你!”


凯莉十分感动嘉德罗斯的话,但她还是觉得嘉德罗斯的脑子被驴踢了。


——你这句话好像有那么些帅气,但满满的霸道总裁既视感啊!


她沉默了一会儿,笑了起来。


听到凯莉的笑声,嘉德罗斯再次回过头。


她的视线落在一边。


“嗯……本小姐是喜欢过格瑞啦,但那都是过去式。毕竟坏女孩有时候也会憧憬一下正义的英雄嘛——当然最后我发现,坏女孩还是和坏男孩更配一些。嘉德罗斯,走咯。”


听到凯莉的发言,嘉德罗斯呆呆地愣在那里,一瞬间有些不明白凯莉的意思。


“凯莉,你的意思是——”


“就像你想的那样。”


凯莉努力忍住涌上眼眶的眼泪。


“格瑞,这次放你一马。”


嘉德罗斯也不打了,毫不掩饰内心的狂喜转身就要跟凯莉离开。


这时却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你和我是否合适,不试一下又怎么知道呢?”


还沉浸在绝望中的凯莉在听到这句话时有些恍惚。


——刚才那句话是谁发出的?


——哦,是了,是格瑞。


——他说什么来着?


——他说——


凯莉猛然转过头,看着仍然读不出任何表情的格瑞。


只是他的嘴唇还在一开一合。


“凯莉,要在一起试试吗?”


她呆呆地一动不动,只有格瑞的那句话在脑中无限回响。


——凯莉,要在一起试试吗?


——凯莉,要……


……


——为什么自己连话都没和他说过,他就能说出这种话?


——还有他不是最恨斯莱特林的人吗?


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虽然胸腔中有烟花在绽放。


嘉德罗斯一脸绝望地看着前一秒还在悲伤,现在立刻抖擞起来的凯莉。


他刚刚就隐隐意识到,凯莉所说的不再喜欢格瑞都是骗人的。


果然她和自己只能是朋友啊——


——算了。


嘉德罗斯突然没了兴致。


——她开心就好。


“格瑞,你敢对凯莉不好的话,我一定会找你算账。”


嘉德罗斯带着蒙特祖玛和自己的一众跟班走人了,只留下了格瑞和凯莉站在走廊上。


 


 


凯莉犹豫了一会儿,以尽量轻松的语气问道——


“你不是最讨厌斯莱特林吗,为什么还要和我在一起?”


格瑞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


“因为你是特别的。”


凯莉努力压抑住内心狂躁的心跳声。


脸上的热度不减。


虽然不知道格瑞是哪根筋搭错了看出她的不同。


——不过,凯莉突然想到——


——她当然不同,她比嘉德罗斯那群人聪明多了。


想到这里,凯莉笑了起来。


这是格瑞第一次光明正大地看着凯莉的笑脸。


——她笑起来像个格兰芬多。


格瑞默默地想。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你。看看坏女孩是否可以与你相处愉快。”


虽然还是并不知道格瑞是怎么喜欢上自己的,但这样已经足够了。


她走上前手臂搭上了格瑞的肩膀。


“走吧,正义的英雄。”


 


 


FIN.


 


后记:


Emmm看过哈利波特的应该看出来了,这里嘉德罗斯的原型就是德拉科,凯莉的原型就是潘西。其他的一些人说不定也可以对着性格入座。


总之,就是这样,能看我絮絮叨叨写了这么多废话我已经很感激了(躺平

好多喜欢的太太都退圈了。。。文也删了,求求ky放过他们吧,

循时rain:

大家都不要太累了🙏

九歌里。:

最近很多太太退圈了,总想做点什么。
有点点长,但希望每个点开看的亲们能够耐心的看完。
“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
这句话很经典,甚至有人觉得有些俗。
但它却是我们生活中最好的座右铭。
如果想看看彩虹的话,就不要畏惧风雨。

占个tag举栗
凹凸一些萌cp的过激党:
比如说雷狮x某角色的,各有所喜的,因为别人跟你吃的cp不同你就去撕去喷这个是邪教--...
每个人都有不同喜欢的角色不同萌的cp,恰好我萌的cp一方跟你萌的一样但是另一方的不同就说我的是邪教了呢?你的是官配吗?不都圈地自萌吗?井水不犯河水。怎么你没理由就因为我跟你萌的cp不一样就说我萌的邪教啊??

那我只能说不好意思我甘霖娘你这个傻13可以选择屏蔽不见眼为净谢谢。

趁还没有成为练水彩牺牲品的凯莉小姐的草图留个影orz
动作有参考x

我来交党费了!!!
画的不怎么好呢orz...对不起这个可爱的小姐。

我觉得这种所谓高雅人士脑子都是浆糊吧?。?

叶墨言:

我已经把这位拉黑了,没什么好说也没什么可洗白的。他原本的言论简介在p3p4。

“个人宣泄情绪用”,然后打了杰佣和第五人格的tag,今天居然又在某位老师的评论里见到他。

说句实话,不管别人吃的是什么cp、因为什么原因而吃、是不是腐女,和你没有一点关系。你发表自己的个人意见没问题,却要打上tag来让其他人觉得不愉。
如果你连现实和游戏都分不清,那还不如回炉重造。

何为主流?我们的主流是,因为没有原因的喜爱,所以为爱发电,所以产粮。

你所谓的被主流排斥是,污染tag,发表不当言论,接着被发现那点不好的心思,然后被众人唾骂。

有什么可洗白,为何而洗白?不过是被群众指责怒骂,觉得怕了。所以去掉tag,把言辞改的好听,加上大道理。

做过的事就是做过,口口声声说着“但我不在意”,然后因不敢承担自己在网上口不择言的后果而随便就更改了自己的“初衷”。

这样的人,自称高雅,却比谁都庸俗。

#占tag 我来交个党费orz
画的很辣椒,是个失败的厨orz
P1 是瑞哥在凹凸大赛第一次看到凯莉的神情x
P2 是想画之前看到一个瑞凯文想画被现实磨平锐气的凯莉被欺负之后的样子〖不可能的x她是我们的珍宝〗

【教程】我是如何在lof用图链的

安利给太太.

荼郁学姐:

八至:



存个档。最近要准备开车了。(我的最近大概是今年吧。)


Frozen pears:



防止微博查车,我存一下。

  

  

hesa:

  



   


大家都知道在lof开车不易,我惯用方式就是做图链,那怎么做图链呢,有一些朋友可能不太会,今天我就来教给大家。

以前我都用zine做图片,现在靠不住了,天天被查,还得靠wps。大家写完以后打开wps,排版以后把文字保存成图片。

然后打开qq空间,建立一个私人相册,不对外公开上锁的那种,传成原图模式。

打开你的空间,点开刚上传的那张图,电脑上有一个“查看原图”,点开后就会出现这张图片的链接,复制下来。

用电脑就很方便,直接在lof点超链接。
或者打开wps的超链接功能,输入地址,上面输入你想显示的文字,就可以得到你想要得到的蓝色文字超链接,接下来复制粘贴到lof就好了。

但是很多人都是用手机的,手机怎么办呢。

你现在有了图片的链接,接下来你只需要记住一串代码。

<a target="_blank" rel="nofollow" href="要放的链接" >链接说明文字</a>

用这个就行了,还可以直接代替用word进行修改链接名字的功能,可以说十分方便了。

没了,大家开车愉快。

   



   


【允许转载】

   



   

  
 

对腐向太太的心里话。

从第一天在B站看凹凸出现凯莉的集数就有人刷星月腐女也是挺不懂的...

月萧萧萧萧.:

这就是不吃腐的原因把...


流声:



转给某些小腿毛看看,助攻打角色tag就是不对滴。




辛夷@过气教主:







呵,是逼我再发一遍吗?!
各位腐圈的太太能不能长点脑子,有这时间写人物性格和定位都ooc出天际的文,不如琢磨琢磨人物性格怎么样?!能不能别写辣眼睛ooc的腐女凯,能不能!?
再有几个例子我直接打凹凸bl的tag,特别是瑞金和安雷。
走点心,各位太太。再在凯莉tag下ky腐女凯,就别怪我说话难听了。不说脏话也保证你们听了难受。




关于凯莉在你们眼里是腐女,既然她不是cp参与者之一,能不能,拜托你们,不要打凯tag,很多凯厨看着真的有点被恶心到了。




我们爱着的凯莉是珍宝,所以我们认为她将会被所有人当成珍宝喜爱。
而你的文章里,凯莉小姐的作用,不过推波助澜。她没有一点实质性戏份,也没有任何爱恨纠缠的剧情。她是你们剧情的推动者,却以一种可笑的身份推动,不是推波助澜的顺理成章,而是起哄、撮合的角色。




这样的凯莉,太难看了。
她根本不是凯莉,只是凯莉的外壳和作者的灵魂。




是的,作者——主观臆断,颐气指使着,指挥着没有灵魂的角色,来达到自己想在cp中尽的那一份心。




太自私了,你们。




我想,凹凸本来就是一个女性角色甚少的动漫。没有一个女性角色的粉丝不希望他们所喜爱的角色被打上tag以示重要性,但是肯定不希望她是以这种不痛不痒的方式、小丑一般为了无关自身的问题来回奔波。




这样的凯莉,不如你自己创造的角色。起码你创造的那人,他整个都是他自己。




请不要因为你推bl,因为官方主观的玩笑话而把女孩子设定为腐女。
这样的你很没有教养。




凯莉可以维同,但,绝不是那种你们眼里的肤浅片面的无脑腐女。




看到这里的你们,谢谢。





请这种人赶紧死一死吧.

月萧萧萧萧.:

表示 谢谢你这么用心黑我凯佬。

凉愈。:

无法忍受,这种恶心的人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谢谢。

流声:

4P挂人长图,科普反吧女主黑的劣迹行为。

攻击角色,反吧抱团,加群骚扰,恶毒私信,ps黑图,嘲讽cp,辱骂产出。

欢迎转载,扩散。